世界盃 > 即時新聞 > 朱廣滬風格大變改當低調哥 賀煒亮相再現詩人本色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朱廣滬風格大變改當低調哥 賀煒亮相再現詩人本色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朱廣滬風格大變改當低調哥 賀煒亮相再現詩人本色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朱廣滬風格大變改當低調哥 賀煒亮相再現詩人本色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朱廣滬風格大變改當低調哥 賀煒亮相再現詩人本色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朱廣滬風格大變改當低調哥 賀煒亮相再現詩人本色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朱廣滬風格大變改當低調哥 賀煒亮相再現詩人本色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朱廣滬風格大變改當低調哥 賀煒亮相再現詩人本色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朱廣滬風格大變改當低調哥 賀煒亮相再現詩人本色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朱廣滬風格大變改當低調哥 賀煒亮相再現詩人本色
朱廣滬風格大變改當低調哥 賀煒亮相再現詩人本色
2014-06-15 02:42:40
(點擊觀看高清組圖)
(點擊觀看高清組圖)
調整字體︰

  香港時間6月15日0點,2014年世界盃C組首輪小組賽拉開大幕,哥倫比亞隊在號稱“美景市”的貝洛奧里藏特3比0擊敗希臘隊。央視足球評論員賀煒和特約嘉賓、前國足主帥朱廣滬對今場比賽進行了精彩點評。賀煒延續著一貫的解說風格,而朱指導則一改揭幕戰的熱情風格,變得十分低調沉穩,正常比賽他話語不多任由賀煒自由發揮,只是在涉及到一些球隊技戰術的話題時才會發表看法和意見。

  賀煒首先介紹了兩隊參加了世界盃的歷史,“哥倫比亞隊上一次參加世界盃的比賽,還是1998年的法國世界盃。希臘隊一共三次參加世界盃。”賀煒認為兩隊均採用了四後衛的戰術體系,“我注意到了,前面的比賽中只有荷蘭隊用的是三後衛打法,今天兩球隊都是用的四後衛,可能只有強手才敢用於這樣的陣容(三後衛)。”

  “哥倫比亞隊今天正選的11個人,全部都在海外聯賽,沒有一個在哥倫比亞本土踢球。”賀煒對哥倫比亞隊的實力有很客觀的認識,“哥倫比亞隊雖然缺少了他們最有力的核武器――法卡奧,但是他們鋒線上有效力於河床隊的前鋒古鐵雷斯。佩克爾曼在最後時刻才宣佈了法卡奧落選的消息,哥倫比亞記者對此有一個比喻,說法卡奧是一把好的獵槍,但是一把壞槍卻是打不出子彈的。”

  賀煒話音未落,哥倫比亞隊就由後衛阿爾美路攻入一球,“上半場時間開場時間還不長,哥倫比亞隊1比0領先,哥倫比亞人順利地打開了局面,接下來開始跳集體舞了。左邊後衛阿爾美路,我們剛剛談到希臘隊的防守,他們在預選賽時不錯的,但是到了世界盃,他們一開場就失球了。希臘隊10場預選賽隻丟4球,他們是整個歐洲區防守最好的球隊。”

  隨後場上成為了希臘隊主攻,哥倫比亞伺機反擊的局面。面對膠著的場景,賀煒開始“調侃”起了希臘人的名字,“希臘隊的正選11人中,只有科內的名字中不帶斯,因為他是出生在佐迪艾巴尼亞,隨著父母移居到了希臘,最後加入了奧林比亞高斯的青訓營,如果希臘球員的名字中沒有帶斯,你去查查他的履曆,一定會有有趣的故事。”

  “比賽進行到今天,是馬洛拉斯23歲的生日,但是今天這個生日,他得更努力一點,因為之前阿爾美路的那個入球是他的腳稍微碰了一下。”看著著急的希臘人,賀煒也為歐洲球隊捏出了一把汗,“雖然他們壓著對方踢,但是沒有造成實質性的威脅。”“希臘隊試著把球往回帶一帶,但是我們注意到,哥倫比亞隊完全不上當。”

  上半場結束前,希臘隊依舊保持大舉壓上。第30分鍾,森馬拉斯在邊路頻頻的帶球惹起了評論員的興趣,“森馬拉斯的個子高,1米93,他那驕傲的姿勢就像一隻鴕鳥,鴕鳥動作慢,但是速度並不慢,這可能和鴕鳥的步伐大有關係吧。”

  哥倫比亞領先後變得注意力有些不太集中,第34分鍾,希臘隊從左路進攻,阿爾美路以為對方越位而沒上去第一時間逼搶,賀煒認為,“阿爾美路可能今天進了一球,有點飄飄然,但是他最大的工作還是邊後衛,現在距離高興好早著呢。”

  作為解說嘉賓的朱廣滬則認為,在比數改寫後,“希臘控球時間很長,但是看不出來他們有有效的辦法刺透對手。而且希臘在整個佈置上,人員還是很合理的,就是最後那一下缺乏威脅。往往有時候反擊就是那種無意中的解圍球形成的反擊。”隨後朱廣滬指導對哥倫比亞的邊後衛表示了認可,“哥倫比亞隊的蘇尼加和阿爾美路對中堅的保護很好,相當好,而且能夠找到很好的時機插上。”

  經過中場休息後,希臘隊依舊沒有找到叩開哥倫比亞球門的辦法。第56分鍾,古鐵雷斯攻入了哥倫比亞今場比賽的第二個入球,而此後希臘隊的一次射門被橫樑拒之門外。同情弱者的賀煒難掩失落的情緒,“如果這個時候扳回一球,這幾乎是個空門,可惜基卡斯把球打在了橫樑上,可惜……不過他們馬上要換米特羅格盧,米特羅格盧要還的正是剛才打在橫樑上的基卡斯,橫樑對這個入球說不。”

  為做最後一搏的希臘隊主帥山度士換上了老將卡拉高尼斯,賀煒的話充滿滄桑,“要知道年齡排名前四位的都是來自這兩支球隊,哥倫比亞2位,希臘隊2位。70年代出生的球員就要告別了。”當占士-洛迪古斯攻入了鎖定勝局的第三個入球,賀煒感慨說,“很多哥倫比亞的球迷都來到了貝洛奧里藏特,可以想見,我們今晚是很難睡個好覺了,哥倫比亞的球迷要徹夜狂歡的。”

  相比揭幕戰,嘉賓朱廣滬指導出言謹慎,相對來說十分低調,但也偶有畫龍點睛之語。他對於哥倫比亞隊的戰術佈置十分認同,“由於哥倫比亞中路的防守組織得很嚴密,逼迫希臘只能打到邊路去。”“哥倫比亞的整個戰術部署都很有針對性,成功地控製了對手,他的後防陣型始終保持不亂。”

  比賽結束時,賀煒做了總結陳詞,“這是貝洛奧里藏特進行的第一場世界盃的比賽,貝洛奧里藏特又被稱為是美景市,因為這個城市是巴西最早的歸化城市,風景非常秀美。今天天氣明媚,良辰美景,賞心樂事,古代人說這四美無法俱全,但是今天我覺得,四美俱全。第五次參加世界盃決賽的哥倫比亞,取得了世界盃第二次首場比賽的勝利。這是佩克爾曼八年之後重回世界盃,他執教的球隊不再是阿根廷,而是換了一個支球隊――哥倫比亞。哥倫比亞上一個‘黃金時代’屬於華達拉馬、艾斯普里拉,屬於林孔、伊基塔,這支哥倫比亞隊可能是又一個‘黃金時代’。希臘人並沒有絕望,因為他們已經適應了在艱苦的環境中生活。”

  (鬆鼠)

 

(點擊觀看高清組圖)
新浪推介
頁面正在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