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 > 即時新聞 > 伊朗足球曾被淪為政治工具 前國腳:請還足球自由!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伊朗足球曾被淪為政治工具 前國腳:請還足球自由!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伊朗足球曾被淪為政治工具 前國腳:請還足球自由!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伊朗足球曾被淪為政治工具 前國腳:請還足球自由!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伊朗足球曾被淪為政治工具 前國腳:請還足球自由!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伊朗足球曾被淪為政治工具 前國腳:請還足球自由!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伊朗足球曾被淪為政治工具 前國腳:請還足球自由!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伊朗足球曾被淪為政治工具 前國腳:請還足球自由!
伊朗足球曾被淪為政治工具 前國腳:請還足球自由!
2014-06-25 11:47:13
調整字體︰

  “不能再讓那些專權的統治者,打著伊斯蘭教義的旗號來恣意封鎖國民的自由活動,他們正在殘害足球,不遺餘力把足球從我們的生活中剝離出去。他們害怕足球,害怕民眾的激情。”這句聽起來有點違逆的攻擊語,出自伊朗前國腳內耶布・阿加哈。

  他是1976年伊朗本土舉辦的亞洲盃冠軍隊成員(伊朗實現亞洲盃三連冠),也是1978年世界盃成員,主力防守中場。沒人比他更理解足球與國內政治、文化的關係。現年63歲的他,是伊朗民族抵抗委員會的領袖,20年來致力於為伊朗人爭取更多人權的鬥爭,足球是一個突破瓶頸的窗口。

  他親曆過血腥,目睹了同伴和諸多體育人被獨裁者剝奪生命的過程。1983年,伊朗伊斯蘭革命後第5個年頭,君主體製已被推翻,流亡在外15年的霍梅尼成為伊朗伊斯蘭共和國的最高領袖,並以新憲法授權了自己國家最高元首的地位。

  那一年一場足球比賽,政府要求伊朗隊長、後衛哈比里出場時高舉碩大的霍梅尼肖像,對領袖歌功頌德。隊長反感足球淪為政治工具,討厭個人崇拜,將肖像重重摔在地上,賽後他被拘捕用刑直至遭槍殺,時年29歲。阿加哈等當時支持隊長的球員也遭到不同程度的追剿,阿加哈看著兩位親人死去,他及時逃生去了美國保住性命,還拿到了社會學學士學位。

  阿加哈解讀足球與伊朗社會關係時說:“人們非常喜歡足球,每場都能爆滿,他們有的是熱情,缺的是自由。現在的足協官員和國家統治者一樣,是官僚代表,他們根本不懂球,覺得足球不是平民有資格玩的。如今也會投入一點錢,把足球當做工具便於他們的管理,進一步鞏固對人民的統治。他們對足球非常恐懼,1998年世界盃時,伊朗已有3萬多民眾抗議,所以魯哈尼上台後強化了國家機器,軍隊人數翻了兩番。一到足球盛會,他們就特緊張。其實人們只是想看看球。”

  談起足球往事,阿加哈津津樂道,“我參加了1976年蒙特利爾奧運會,1978年世界盃只是被荷蘭擊敗,要知道荷蘭可是亞軍。我以為國家革命能帶來民主,哪想到另一種獨裁產生了。”他呼籲國際足協在政策上保護伊朗,“應該出台一些措施,抵製宗教教義對足球自由的抹殺。大家看著伊朗踢世界盃都覺得沒什麼,可我們還處在中世紀社會。”

新浪推介
頁面正在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