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 > 即時新聞 > 洪都拉斯中場大將三年前遭遇劫匪頭部中槍險遭爆頭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洪都拉斯中場大將三年前遭遇劫匪頭部中槍險遭爆頭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洪都拉斯中場大將三年前遭遇劫匪頭部中槍險遭爆頭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洪都拉斯中場大將三年前遭遇劫匪頭部中槍險遭爆頭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洪都拉斯中場大將三年前遭遇劫匪頭部中槍險遭爆頭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洪都拉斯中場大將三年前遭遇劫匪頭部中槍險遭爆頭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洪都拉斯中場大將三年前遭遇劫匪頭部中槍險遭爆頭
洪都拉斯中場大將三年前遭遇劫匪頭部中槍險遭爆頭
2014-06-27 10:46:19
調整字體︰

  洪都拉斯球員克拉洛斯三年前遭遇劫匪頭部中槍險遭爆頭

  0比3輸給瑞士之後,三連敗的洪都拉斯結束了世界盃之旅,不過對中場球員豪爾赫・克拉洛斯來說,被淘汰並不是世界末日,至少他嚐過更糟的滋味,2011年6月裡他差一點就死了,“我把手指按在腦袋的洞上,記得血液順著我的臉往下流”,能在三場小組賽里全部出場、包括兩次正選已經是上天對他最大的眷顧。

  本報記者 曹政寧

  6月16日早上,當豪爾赫・克拉洛斯跟著洪都拉斯大部隊一道回距聖保羅75英裡外的菲利斯港大本營時,他需要反複掂量的東西太多了,之前的那個晚上,他達成了人生最大的願望――在世界盃上踢球,雖然只是下半場後備出場、雖然這只是一場0比3輸給法國的比賽。他心裡很清楚,這場比賽里最大的談資、即威爾遜・帕拉奇奧因為衝動的行為吃到兩張黃牌被罰下同時對他來說也是一樁重要的事,這意味著有著“鬥牛犬”昵稱的他有機會在之後的比賽里取代帕拉素的位置。他有4天的時間去準備,有4天去將思緒理清、搞明白命運之手到底對他做了些什麼。

  那隻手讓6月16日這一天成了克拉洛斯絕不會忘記的日子,3年前同一天,他正在洪都拉斯第二大城市聖柏度蘇拉的路上開著車。人生多美好啊,他的球會莫塔瓜一個月前在冠軍之戰里贏下了死敵奧林比亞完成聯賽登頂,他自個兒心裡也在醞釀一個更大的計劃:前一個賽季好友艾米里奧・艾沙吉雷離隊加盟了些路迪,除了將嶄新的雪佛蘭賣給他之外現在又有更好的事發生,看上去兩支球隊已經開始談論克拉洛斯的轉會,而出國踢球是他長久以來的願望。轉過頭看看坐在后座上的妻子艾爾莎,她不久前確認懷上了孩子,真是喜上加喜。

  如果他沒有在下一個路口停下進加油站,也許一切都會不同。要知道洪都拉斯是世界上謀殺案件發生率第二高的國家,每10萬人中有90.4起兇殺事件,與此同時聖柏度蘇拉也一直背負著全世界最暴力城市的惡名,這個國家有120萬把未註冊槍支在街頭橫行,這令犯罪分子愈加猖狂。其中就有2個在等待著克拉洛斯,他們想要這輛豪車,當克拉洛斯試圖用加速甩掉劫匪的時候,亡命之徒用了殺手鐧,兩顆子彈打碎了車窗,一顆射中了克拉洛斯的左肩,接著第二顆打中了他的腦袋。不幸中的大幸,艾爾莎和坐在後排的另外一個朋友都沒有受傷。

  11個月、跑到大洋的那頭之後,他這麼跟蘇格蘭的《先驅報》說,“我只是不停地想:‘不要慌,放鬆。’可我記得自己還在想:‘上帝啊,這下我媽又該說些什麼了?’我被子彈從後方打中,而我的頭也中槍了,到現在還留有傷口。事情發生後,我立刻把手指按在腦袋的洞上,記得血液順著我的臉往下流。”

  大概出於對自己身處環境有多險惡這一點明白無誤,或者已經習慣了這個國家裡時常發生的離奇槍擊案,順便說一句那年早些時候,克拉洛斯萬分驚訝於自己球會守門員唐納爾多・摩華利斯的行徑,後者在跟一名記者爭執之後,掏出氣槍就打了人家。總而言之,克拉洛斯這會兒顧不上腦袋上有個不斷在冒血的洞,而是繼續加速甩掉壞人,一路猛開到一傢俬人醫院才停下來,然後很冷靜地住院登記,並把自己交到了當地醫生奧斯卡・賓尼迪斯的手裡,“他真的非常幸運,可以說這簡直是個奇蹟。”醫生第二天這麼對媒體說,然後還頗為大膽地保證3個星期內就能讓克拉洛斯回歸球場。

  令人吃驚的是,賓尼迪斯守住了自己的諾言,距離一槍斃命只差幾釐米的情況下,克拉洛斯趕上了莫塔瓜的新賽季,而槍擊案發生整6個月後,更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他飛到了格拉斯哥。那會兒對他有興趣的不是些路迪,而是格拉斯哥流浪隊,可他們被莫塔瓜開出的80萬英鎊給嚇到了。希邦尼安的主帥帕特・芬倫頓時覺得機會來了,於是先以租借的形式把他留在蘇格蘭,隨後又把租借期延長至一年半。他在四人防線前面踢得很冷靜,完全都不像“鬥牛犬”,反正這個昵稱後來逐漸被“貴婦犬”所替代,主要是為了強調他有多可愛。可是即便希邦尼安想留下他,如果莫塔瓜隊可以降低費用的話可以給他5年的長約,而他本人也願意留下,反正2013年5月他還是回了莫塔瓜。

  一年後,克拉洛斯登上了世界盃的舞台,他證明了自己可不是來跑龍套或者博同情的,自從槍擊案後,恢複健康的他為國家隊上場總計26次,其中在去年美洲盃的四分之決賽補時階段攻入關鍵一球淘汰了沙亞瓦多。

  並不是每個人都這麼容易從死亡邊緣走回來的,在蘇格蘭的那段時間里他總是說,“上帝在我這邊。”確實如此,能在世界盃決賽圈里亮相無論對他或者洪都拉斯來說已經是了不起的成就。未來如何?自然是有更多的挑戰,他期待再度去國外踢球,從他的經曆我們可以毫無困難地相信,這種小障礙絕對不是什麼問題。

新浪推介
頁面正在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