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 > 即時新聞 > 墨西哥無法接受最後12碼判罰 多斯:洛賓插水多次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墨西哥無法接受最後12碼判罰 多斯:洛賓插水多次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墨西哥無法接受最後12碼判罰 多斯:洛賓插水多次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墨西哥無法接受最後12碼判罰 多斯:洛賓插水多次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墨西哥無法接受最後12碼判罰 多斯:洛賓插水多次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墨西哥無法接受最後12碼判罰 多斯:洛賓插水多次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墨西哥無法接受最後12碼判罰 多斯:洛賓插水多次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墨西哥無法接受最後12碼判罰 多斯:洛賓插水多次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墨西哥無法接受最後12碼判罰 多斯:洛賓插水多次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墨西哥無法接受最後12碼判罰 多斯:洛賓插水多次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墨西哥無法接受最後12碼判罰 多斯:洛賓插水多次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墨西哥無法接受最後12碼判罰 多斯:洛賓插水多次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墨西哥無法接受最後12碼判罰 多斯:洛賓插水多次
墨西哥無法接受最後12碼判罰 多斯:洛賓插水多次
2014-07-01 11:00:13
調整字體︰

  記者寒冰報導 在墨西哥主帥靴利拿看來,墨西哥不是被史奈達15米開外,時速高達121.2公里的勁射淘汰,墨西哥是被福塔萊薩城堡球場的一切淘汰的:38.8攝氏度的高溫,洛賓的3次插水,葡萄牙球證普魯恩卡的誤判,摩蘭奴的骨折,還有奧喬亞的壞運氣。失利當晚,墨西哥人在酒店內度過了一個痛苦的漫漫長夜,只有門將奧喬亞略有欣慰:酒店外的墨西哥球迷一直在高喊他的名字,儘管球隊被淘汰,奧喬亞仍然被認可是表現最好的球員。

  週一聖保羅時間淩晨8時,墨西哥隊黯然離開了山度士,乘坐航班返回墨西哥。原定於當天11時舉辦的新聞會,也因他們的壞心情臨時取消,墨西哥人沒有給出任何理由,顯然,

  12碼永遠無法接受

  補時階段洛賓為荷蘭隊贏得12碼後,球場內的墨西哥球迷已出離憤怒,大量雜物(主要是手持的小國旗)紛紛落在場邊。癱倒在地的拉雲、小豆、阿吉納斯和馬昆斯淚流滿面,墨西哥主帥靴利拿賽後的發言直指球證普魯恩卡,儘管他知道可能會因為自己的言論招致國際足協停賽或罰款,他也要痛陳心扉:“所有球員都踢得特別好,我為我的球員們驕傲,但我必須要說的話,4場比賽,我們有3場都遭遇了嚴重的錯判。除了被無視的12碼和合理的入球,我們也同樣無法和荷蘭隊一樣,享受球證的照顧,球證的判罰總是針對墨西哥,最後時刻的12碼根本就是插水。為什麼有些球隊就是不能碰?荷蘭隊什麼都沒做,只是靠球證的幫助才晉級。”靴利拿提到2006年,麥斯的入球讓墨西哥隊被淘汰,但他並不抱怨阿根廷人的偉大入球:“墨西哥人完全控製了比賽,就連荷蘭人都這麼說,他們根本沒可能贏,但比賽勝負的決定權不在我們手中。2006年,麥斯的入球很偉大,今天球證做出了錯誤的決定,我相信他不應該繼續留在世界盃執法。”

  對洛賓犯規的隊長馬昆斯賽後堅持認為那不是12碼,我沒有碰到他,是他碰到我,球證給了12碼,這讓我完全不能接受。至於洛賓,他10次被侵犯就會有5次倒地,試圖欺騙球證獲得12碼,這根本不是公平競賽。很不幸,球證沒有幫助我們。”杜斯山度士幾乎可以因為攻入製勝球成為墨西哥的民族英雄,同樣對球證很有微詞:“我想那些大球隊總能得到國際足協完全不同的待遇,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對於洛賓,杜斯山度士認為他的插水簡直就是犯罪:“洛賓已經插水過多次,但沒有得到1張黃牌。從第1場比賽開始,球證就已經在傷害我們。”

  賽後拿到全場最佳獎盃的奧喬亞強調說:“我會抬起頭離開,我對於自己的表現感到滿意。這就是足球。球證在整個世界盃比賽的過程中都傷害了我們,在這場比賽中也是。”

  帶著尊嚴離開

  雖然被12碼淘汰,墨西哥隊卻得到了國內媒體的一致認可。《記錄》報只是遺憾距離晉級只差幾分鍾:“墨西哥在球場上長達80分鍾的時間里,完全勝過荷蘭,歐洲球隊根本沒有表現出能戰勝墨西哥的實力,球證的判罰才是決定性的。”《墨西哥日報》認為,墨西哥隊並未被洛賓的速度淘汰,而是被球證擊敗:“淚水和悲傷是這個夜晚的主題,不過國家隊值得所有人的尊敬,因為他們每場比賽都拚盡了全力。”

  隨著世界盃的結束,主帥靴利拿的前途也變成了墨西哥媒體的熱點。儘管一直被靴利拿摁在後備上,小豆依然希望靴利拿留下繼續執教。與荷蘭的比賽失敗之後,這位綽號“跳蚤”的主教練在巴西世界盃賽場上留下了最簡短的一段告別:“感謝所有人,感謝所有支持過我們的人。(我非常抱歉)我們沒能幸運的走到自己想要走到的位置。”雖然他沒能突破墨西哥人的16強瓶頸,但他的球隊在對荷蘭的比賽中,讓全世界看到了墨西哥的實力。和奧喬亞一樣,靴利拿在場邊的激情指揮,也成了世界盃上的一道風景。“他是如此真實、坦率又富有表現力,成為了墨西哥人享受慶祝和派對的代表。”墨西哥歷史學家、足球解說員軒歷基說,“網友們喜歡他,是因為他跪在草地上和球員一起慶祝時,就像一條寵物小狗;當他抱著助理教練歡慶時,又像一個慈祥的父親。他就是那種普通人,沒有距離感。”

  球場上,靴利拿是一道風景,球場下他是一名嚴格治軍的鐵帥。他是第一個下令全隊在世界盃前“禁慾”的主教練,“如果一名隊員無法忍受一個月枯燥寂寞的日子,那他就不是職業球員。”靴利拿不僅禁肉慾,還禁止球員世界盃期間飲酒,在社交網絡發微博,以及未經允許接受訪問。墨西哥本國媒體大多也都呼籲足協考慮給靴利拿續約,讓他能帶隊繼續征戰4年後的俄羅斯世界盃。此前,靴利拿的年薪只有15萬歐元,墨西哥媒體不指望他能拿到艾古爾當年的120萬歐元,但墨西哥隊的表現讓靴利拿配得上一個足夠體現他價值的年薪。

 

新浪推介
頁面正在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