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 > 即時新聞 > 尼馬被傷巴西的憤怒一小時後爆發 哥倫比亞人全撤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尼馬被傷巴西的憤怒一小時後爆發 哥倫比亞人全撤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尼馬被傷巴西的憤怒一小時後爆發 哥倫比亞人全撤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尼馬被傷巴西的憤怒一小時後爆發 哥倫比亞人全撤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尼馬被傷巴西的憤怒一小時後爆發 哥倫比亞人全撤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尼馬被傷巴西的憤怒一小時後爆發 哥倫比亞人全撤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尼馬被傷巴西的憤怒一小時後爆發 哥倫比亞人全撤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尼馬被傷巴西的憤怒一小時後爆發 哥倫比亞人全撤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尼馬被傷巴西的憤怒一小時後爆發 哥倫比亞人全撤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尼馬被傷巴西的憤怒一小時後爆發 哥倫比亞人全撤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尼馬被傷巴西的憤怒一小時後爆發 哥倫比亞人全撤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尼馬被傷巴西的憤怒一小時後爆發 哥倫比亞人全撤
尼馬被傷巴西的憤怒一小時後爆發 哥倫比亞人全撤
2014-07-06 14:02:38
調整字體︰

  特派記者趙震發自巴西里約熱內盧 位於Copacabana海灘上的球迷中心每到有巴西國家隊比賽時,就人滿為患。狹長的海灘上能容納過萬的人,觀看兩個巨大的轉播屏幕。當尼馬在蘇尼加的犯規下倒地時,整個現場爆出巨大的噓聲和巴西國罵,但即使是尼馬表情痛苦地被抬下場時,現場並沒有人清楚傷勢的嚴重性。

  憤怒,是在賽後一個小時開始爆發的。Copacabana海灘在賽後長久處於狂歡情緒,頭頂啤酒、甘蔗酒到處販賣的小販機警地在人群中穿梭,往常5元雷亞爾一杯,當晚直接翻了一倍,依然生意好得經常斷貨。但狂歡突然戛然而止,不知從什麼地方爆出一句:尼馬受重傷了!很多人都吃驚地掏出手機開始查看新聞,詢問朋友。

  這一幕景像極為超現實:在一個海灘上盛大的派對上,一條爆炸性的新聞好像突然讓人失去狂歡的動力一樣,每個巴西球迷都隻關注一個話題:尼馬怎麼了?事實上,當晚巴西環球電視台一晚上都隻關注這一個話題―――尼馬受傷,是否將缺席整個世界盃?當最終國家隊隊醫給出的檢查結果,確鑿落實尼馬尾椎骨裂,世界盃報銷之後,人群的擔憂轉為憤怒。

  有位名叫安德烈斯的球迷帶著濃重的酒意告訴我,“很多人都說我們巴西買了世界盃,是啊,上次我們打智利對方最後打了一腳在門柱上,我們把門柱也收買了!”他的諷刺,伴隨著憤怒顯得格外刺耳。自從英國球證侯活・韋比後,巴西連續對當值球證表示不滿,而蘇尼加這個犯規並沒有得到懲戒,讓所有巴西人感到異常憤慨。

  這是一個狂熱而護犢的民族。在巴西和克羅地亞的揭幕戰後,筆者曾經在球場內採訪過一位巴西環球體育電視台的資深記者,他告訴我,尼馬現在的地位已經有直逼比利的風頭。他給我說了句頗有藝術的話,“我們巴西整體本來就很強,而尼馬是對內特別拔尖可以在瞬間製造魔術的人。”其實這話該這麼理解:這是一屆平庸的巴西,而救世主是尼馬。

  救世主在關鍵的4強前受傷,故意犯規的蘇尼加逃過一劫,而泰亞高・施華又吃到黃牌將在德國的生死戰中缺陣,這一切都激發了巴西人的憤怒。這種憤怒情緒出現在普通球迷中,出現在媒體,也出現在國家隊中,強烈的不公正感交織在一起,成了這次尼馬事件後的主旋律。當晚,

  Copacabana海灘上有大量的巡警,而當記者離開時,現場已經很難看到哥倫比亞人的蹤影。

 

新浪推介
頁面正在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