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 > 即時新聞 > 意大利優雅中場巴西造 最後一屆世界盃他本想出口氣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意大利優雅中場巴西造 最後一屆世界盃他本想出口氣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意大利優雅中場巴西造 最後一屆世界盃他本想出口氣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意大利優雅中場巴西造 最後一屆世界盃他本想出口氣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意大利優雅中場巴西造 最後一屆世界盃他本想出口氣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意大利優雅中場巴西造 最後一屆世界盃他本想出口氣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意大利優雅中場巴西造 最後一屆世界盃他本想出口氣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意大利優雅中場巴西造 最後一屆世界盃他本想出口氣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意大利優雅中場巴西造 最後一屆世界盃他本想出口氣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意大利優雅中場巴西造 最後一屆世界盃他本想出口氣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意大利優雅中場巴西造 最後一屆世界盃他本想出口氣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意大利優雅中場巴西造 最後一屆世界盃他本想出口氣
意大利優雅中場巴西造 最後一屆世界盃他本想出口氣
2014-07-10 09:17:26
調整字體︰

  記者張愷報導  泰亞高・莫塔極不光彩地結束了短暫的回“鄉”之旅。他滿腔怒火要“報復”有眼無珠棄用他的森巴軍團和從未認識他的巴西球迷,然而事與願違,本土觀眾也才剛剛聽說這個名字,聽聞他的巴西出身,他就匆匆坐上了回歐洲的班機。

  不知看到巴西慘遭屠殺、慘不忍睹的中場被蹂躪作何感想,或許泰亞高・莫塔內心會產生一點點波瀾,他在這屆“民工巴西”陣中或許還真能有用武之地。可惜一切太遲,他和巴西都不能回頭。

  真心實意的叛變

  2011年2月6日,28歲的泰亞高・莫塔首次被柏蘭迪利徵召進意大利隊,成為意大利歷史上第37位轉籍國腳。就在名單公佈的前一天,國際足協剛剛確認他可以為意大利效勞,結束意大利和巴西兩國足協的外交紛爭,官方放行。同年2月9日,他首次代表意大利出戰1比1平德國。

  3月25日,世預賽意大利1比0小勝斯洛文尼亞,他與蒙度利禾撞牆配合後殺入禁區左側,左腳怒射破門致勝,成為藍衫軍團歷史上第25位入球的轉籍國腳。由此打開意大利生涯的大門,彌補並抗擊不受巴西一線隊教練賞識的缺憾。2012歐國盃主力,決賽對西班牙受傷下場致使本隊少一人再遭失球重創。本屆首戰後備出場驚豔,26腳傳球無一失誤,次戰哥斯達黎加正選糟糕被提前換下,三戰烏拉圭又坐上後備。回到歐洲,他給自己找藉口,“一直帶傷影響狀態。”

  他是第4位代表意大利出征世界盃的巴西轉籍球員,第一人是拉素前鋒瓜里希,1934年意大利第一座大力神杯成員,隻在首戰美國出場一次。隨後兩位是阿爾塔菲尼和索爾瑪尼,參加了慘不忍睹的1962年世界盃。

  泰亞高・莫塔生在聖保羅附近的貝拿多區,前葡萄牙國腳迪高的故鄉,自幼進入祖雲達斯圖德青訓營,1999年17歲時轉會巴塞。不知礙於情面給自己找台階,還是真心所想,他強調對巴西沒感情,“我效力過巴西少年隊直到U23,可我從沒有進巴西一線隊的念頭。我知道這是所有巴西孩童的夢想,畢生心願,可惜對不起,我不在這個行列。我很早被巴塞購買培養,我沒把自己當巴西人看,一直自認是生在巴西的意大利人。加盟意大利才是我人生的最優選擇。完成對我職業和人格塑造的也是意大利,跟巴西沒一點關係。2006年我在巴塞一線隊踢球,那屆世界盃,我就為納比的球隊叫好,全程關注他們,認定他們會奪冠,果不其然。我為祖國的首秀就在多蒙特,絕對是命運的安排,2006年意大利擊敗德國的4強也在威斯特法倫球場。我早就是藍衫球迷,我穿上了這件波衫,感覺難以言表,沒有任何事情可與之比較。”

  他的根在威尼托

  一個實心實意的“叛徒”?非也,他父母都是意大利人,從出生起就被灌輸意大利文化,父母讓他銘記,我們全家祖上都是意大利農民。莫塔的曾外祖父弗圖納托・佛加尼奧洛於一戰結束後移民至巴西,職業為僱農,1939年才42歲便遠離人世,他的外孫卡路士・羅伯特就是莫塔的父親,莫塔早年時代的經紀人。

  莫塔剛被招入意大利的2011年,便接到威尼托區南部洛維戈省體育部長拉伊托的賀信,“我們一直在跟隨你為你喝彩,非常想跟您碰一面,表達我們的榮耀並紀念您的曾外祖父母從我們省移民到巴西,希望您早日回家看看,您是這裡永遠的榮譽市民。”

  信中講出了莫塔的身世。洛維戈省有個小城名叫波萊塞拉,名字的拚寫中便能看出和亞平寧境內最長河流波河的關係,該城就在波河北岸,人口區區4200人,喜愛足球卻從沒出產過球星。城中心有個名為克列美諾的酒吧,是當地人聚集看球的地方,幾年前酒吧內懸掛起一副莫塔穿巴塞波衫的放大照片,配有文字“獻給我的表兄魯恰諾・佛加尼奧洛”,從姓氏可見酒吧老闆與莫塔的親緣關係。上世紀,莫塔的父親多次回博塞萊拉收集出身資料,讓莫塔擁有意大利護照,這才得以以歐盟球員身份加盟巴塞。酒吧老闆魯恰諾幫了不少忙。

  莫塔在巴西也算少年成名,投奔巴塞那年,進入巴西U17共出場3次進1球,而後順利進入巴西U23(8次出場1個入球),征戰了2003年金盃賽。當時森巴軍團一球小負墨西哥屈居亞軍,隊中不乏大牌,馬干、卡卡、門將高美斯進了官方最佳陣容,迪亞高進了最佳陣容後備,莫塔出戰2場進了1球。

  根據國際足協第18號條款,參加U21以上級別國家隊賽事球員不能轉籍,意足協和國米官方堅持認為莫塔參加金盃賽時已有意大利護照,不存在“轉”的問題,既然巴西不用,那麼球員有權在兩個成年國家隊間自由選擇。巴西從沒正經對待過莫塔,也就不再計較。時任巴西主教練梅尼士口頭潑冷水:“我十分反對這種轉國籍進國家隊的方式,我堅信,每球員都該為自己的祖國而戰。可如果莫塔選擇了為意大利效力,感知到和那個國家的深刻聯繫,我也只能祝他好運。”

  入籍不止為了足球

  熱那亞前教練加斯柏連尼是莫塔眷戀意大利的證人,“清楚記得2008/09賽季他跟我多次提起,想進意大利國家隊,我們都覺得還不成熟。”第二證人是莫塔的經紀人卡沃尼:“他在南非世界盃前就強調自己是意大利人,希望應徵,然而納比無視他,或許時機不到。誰說叛徒、沒信仰,誰就是傻子,根本不曉得那些生在外國的有意大利血統的人對這個國家的內心關聯。莫塔還在巴西的時候就有了意大利護照,然後在西班牙踢了9個年頭,這都證明他的入籍根本不是為了國家隊這個單一目標。我不否認莫塔全家對巴西的感情,可他們的根在意大利,有異議嗎?”

  2010年莫塔是國米三冠王主力成員,具備進入國家隊的技術條件,納比的選擇也一定程度被球迷詬病。馬上迎來32歲生日,4年後36歲不可能再打世界盃,泰亞高・莫塔平生唯一的世界盃留給出生地,讓他又愛又恨的巴西。

 

新浪推介
頁面正在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