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 > 即時新聞 > 慘敗已經成為巴西自嘲派對 網絡流行自黑段子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慘敗已經成為巴西自嘲派對 網絡流行自黑段子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慘敗已經成為巴西自嘲派對 網絡流行自黑段子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慘敗已經成為巴西自嘲派對 網絡流行自黑段子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慘敗已經成為巴西自嘲派對 網絡流行自黑段子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慘敗已經成為巴西自嘲派對 網絡流行自黑段子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慘敗已經成為巴西自嘲派對 網絡流行自黑段子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慘敗已經成為巴西自嘲派對 網絡流行自黑段子
世界盃 > 新聞主頁 > 慘敗已經成為巴西自嘲派對 網絡流行自黑段子
慘敗已經成為巴西自嘲派對 網絡流行自黑段子
2014-07-14 12:47:40
調整字體︰

  記者寒冰報導  1比7慘敗德國,0比3慘敗荷蘭,即使是同樣失去冠軍的1950年,巴西隊的表現也沒有這麼糟糕過―――史高拉利的球隊甚至連進入決賽的資格都沒有。然而,如果外界以為巴西還會像64年一樣,陷入舉國絕望和恐慌中,那就大錯特錯了。更多時候,慘敗更像是一個巴西球迷自嘲的派對,社交網絡時代,足球不再是巴西人唯一的信仰,相反,他們更樂於用社交網絡的方式,讓自己盡快忘記失敗。

  “0比69”的自嘲狂歡

  經曆了1比7的慘敗,巴西民眾對國家隊已徹底失望,到處都是泄憤般的調侃和諷刺。《環球》體育特別刊登了泰赫斯納小鎮的街頭博彩投注單,雖然獎品只是一塊蛋糕,都幾乎沒有巴西球迷對國家隊戰勝荷蘭抱有信心。30個比數投注中,巴西最好的結果就是2比2,其餘29個都預測巴西會輸,比數從最接近的2比3到球迷熟悉的1比7不等,甚至出現0比69的泄憤式誇張投注。這場“蛋糕”博彩的莊家馬基斯・奧雷里奧承認,巴西球迷對國家隊的表現已完全不在意,他自己也投注了0比15的泄憤式比數。

  不僅是街頭巷尾,在季軍賽的加連查球場,巴西球迷也似乎更享受自嘲,而不是悲傷。整整90分鍾,被認為是罪魁禍首的史高拉利享受的都是噓聲。僅僅1個小時,加連查球場就變成了派對的海洋:球迷們開始各種自黑,唱著“巴西隊入球,進1000球”,譏笑巴西隊糟糕的攻擊力;喊著“尼馬上場”,而尼馬根本就沒法出場,同樣是對國家隊現狀的諷刺。顯然,國家隊的成績對球迷們已不再重要,這才是“米涅羅打擊”帶給巴西的最大結果。

  4強後一度被中國媒體渲染的所謂里約海灘騷亂,其實更像是一次誤會。里約球迷廣場只有少數人在焚燒國旗,看到起火的外圍球迷開始逃離起火點,這引發了那次被認為是騷亂的奔逃事件。隨後,更多巴西球迷平靜地離開了海灘,當遊客和記者問及他們的感受時,巴西球迷竟然直接將自己的大拇指朝下,表示巴西隊的表現很差,然後笑著離開。很難想像,這是遭遇1比7慘敗後,球迷們的鎮定自若。

  對荷蘭賽前,巴西利亞餐廳的侍應生若澤・艾維斯就表示,對荷蘭的比賽很多巴西球迷都認為荷蘭能取勝,比賽過程中,餐廳內的巴西球迷談笑風生,根本不介意巴西隊的糟糕表現。甚至在巴西隊0比2落後時,他們也跟著電視機里現場球迷的歌聲一起,載歌載舞,把一場失利變成了派對。

  網絡流行自黑段子

  在過去,《環球》體育和《聖保羅頁報》的專欄諷刺插畫一直是巴西人喜聞樂見的娛樂方式。每次巴西隊的失敗,都能從那裡得到一絲黑色的苦澀幽默。不過,這次情形完全不同,巴西人對社交網絡的癡迷,讓自嘲段子和漫畫充斥著Facebook、Twitter和Instagram三大網站,對球隊戰術的討論,對球員的批評,逐漸被各種自黑和漫畫取代。

  相比巴西隊的正選陣容,球員表現,各種離奇的巴西隊新聞似乎更被關註:充滿塗鴉的國家隊包機,代表六星的六指家族,衝進訓練場想要合影卻無法解鎖手機屏幕的小球迷,以及柯瑪希農場每天例行公事上演的闖場秀,都吸引了大量球迷關注。對荷蘭賽前,歐美媒體認為巴西可能會爆發騷亂,然而事實卻是,相比巴西隊的新帥是誰,球迷們更關注蕾哈娜會在自己的Twitter上貼出哪支決賽球隊的波衫。尼馬自創的T字手勢流行,沒人會留意他的後備貝納赫。這就是巴西的現實,越來越多的娛樂精神被注入到足球內,稀釋了人們對足球的關注,但提升了足球的娛樂性。

  64年前,足球是巴西人唯一的娛樂方式,他們視之為生活的中心;現在,社交網絡分散了巴西人太多的注意力,再加上日漸流行的嘻哈樂、街舞、柔術和花式足球,更加個人化的自我表達取代了共同的興趣愛好,想讓年青一代的巴西人品味失去生活希望的痛苦,著實不容易―――哪怕是創紀錄的慘敗醜聞。

新浪推介
頁面正在載入中...